从美网到戴维斯杯为了告别的聚会

2019-02-05 作者:体育资讯   |   浏览(58)

  朱利安•贝内特乌,在他与职业网球长达近一年的漫长告别中,一路泪水相伴。去年秋天最后一次参加巴黎大师赛,竟然一路连克沙波瓦洛夫、特松加、戈芬和西里奇突入四强,越是打到更深的轮次,赛后的泪水就越是控制不住。告别今年本土大满贯法网赛以及职业生涯最后一次大满贯之旅美网时,他也都是明显情难自抑。

  法国男人,不仅仅是多情,而且是否还最具诗兴。他的美网赛结束的第二天,贝内特乌发了一条推特,“Jour 1 du reste de ma vie”——我余生的第一天。短短一行,却道尽了在与网球和压力相伴了半辈子之后,退役时那种如释重负与怅然若失的混杂情感。

  上周末在戴维斯杯的法国主场,贝内特乌又流下了动情的泪水。原来,他在美网赛之后仅几天就接到了戴维斯杯队长诺阿的电话,邀请他最后一次为国家队效力。贝内特乌与好友马胡直落三盘击败了洛佩兹与格拉诺勒斯,帮助己队3比0横扫强敌西班牙,连续第二年打入戴维斯杯决赛。

  对于一位单打排名从未打入过世界前20位而且10次打入ATP巡回赛男单决赛却竟然从未能赢得一个冠军的36岁老将来说,再没有比在戴维斯杯半决赛如此重大的场合为国家队锁定获胜的一分更完美的职业生涯结局——尤其是,去年年底法网对比利时的戴杯决赛之前,诺亚在最后一刻决定启用加斯奎特与赫伯特组合取代贝内特乌与马胡;贝内特乌事后表示,那是他整个职业生涯经受的最沉重打击。这一次,算是用最后的机会弥补了最大的遗憾。

  很显然,戴维斯杯在贝内特乌心中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戴维斯杯翻天覆地改制的过程中,法国队的小伙伴们是最激烈反对的一群。退役后的贝内特乌也不会闲着,明年将担任法国联合会杯代表队队长,而法国戴维斯杯代表队队长则将由毛瑞斯莫接替。法国的确是一个神奇的国度,他们很懂得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道理。

  不过,这样完美的谢幕,毕竟可遇而不可求。年已46岁的加拿大双打传奇内斯特,不得不以一场与波斯皮希尔联手的戴维斯杯双打败阵结束了漫长而辉煌的职业生涯。虽然他在年轻一代的球迷心中可能已没有什么存在感,但这么说吧——内斯特不仅是双打赛场的全满贯得主,而且还是囊括了全部九个ATP1000大师赛的双打金大师,他早在2000年就赢得了奥运会金牌,他的91个男双冠军头衔位列历史第三位。

  “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束方式,但我也意识到该到了告别的时候;如今这些家伙都打得太厉害啦,我对自己的决定感到开心。”这是内斯特的赛后感言。应该说,能有一份长达26年的职业生涯,能够打到还有几年就将50岁的高龄,内斯特的网球事业,真的可以说是无憾了。

  今年的戴维斯杯难免蒙上一层伤感的淡淡愁云,不仅因为两位老将的告别,同样缘于这是最后一届传统赛制的赛事。由足球明星皮克及其背后财团推行的新版戴维斯杯明年开始,也引发了巨大争议,不少球员和球迷甚至都说出“戴杯已死。”

  而告别的主题,不仅只在戴维斯杯。不久前的美网赛上,我们也目睹了费雷尔和尤兹尼告别大满贯赛场,梅耶尔与穆勒也双双挂拍。费雷尔将在明年的西班牙本土赛事正式退役,而尤兹尼的终点站选择了本周的圣彼得堡站。本土赛事通常是球员作为职业生涯最后一站的上佳选择,下个月欧洲室内赛季的维也纳站上,单双打都曾打入过世界前十的奥地利老将梅尔泽也将宣布退役。

  穆勒和梅耶尔都是1983年出生,费雷尔与尤兹尼则都是1982年出生,贝内特乌与梅尔泽则都生于1981年。这也不禁令人想到,另一位1981年出生的球员,尽管仍高居世界第二,但在连续遭遇温网和美网的失利之后,是否也已接近职业生涯的终点。

  就在几天之前,费德勒还曾直面过这个话题:“退役这种事情,你头脑中想得越多,说明距离退役就越是接近。目前,我还没有这方面的考虑,我仍然非常享受网球与旅行。”本周,拉沃尔杯将在美国芝加哥举行。作为这项赛事的幕后老板,加之明年赛事又将在瑞士举办,相信这也将会是费德勒规划职业生涯的一个考虑要素。

从美网到戴维斯杯为了告别的聚会